秦岭秋风我去时

谢谢喜欢,更新随缘,但是发出来的一般不会坑掉

【方思明×你】愿结缘(完)

*少女心产物,我流ooc,如有不适请及时避雷
*最终决定把原本准备用来收尾的梗单独写一个短篇,重新摸了一个结尾

【前文】
(一)(二)http://helensparrow.lofter.com/post/3da6b8_12606ca5
(三)(四)http://helensparrow.lofter.com/post/3da6b8_12618af5

(五)
那天之后你反倒有好几天没有见到方思明了,最后的传书停留在“有要事,不必回复”几字上。这是你第一次发现江南如此之大,那一层连一层的山峦、那一片接一片的湖面、那茫茫人海……
你低下头望着腰间的流苏,或许正是因为有了得到的希望,才会深切地对失去感到恐惧和迷茫。

在严州城中散心时,你遇到了之前送过一次戏本的闻声班的赵班主,他告诉你有人看中了之前那戏本的精彩处,花钱请了他们戏班来严州城演这一出,说罢原委,他又极力邀请你一同去看。你实在推脱不过便点头应下了,然而你很清楚,从心底深处,你一点也不想再看到那个老树无心的故事,它让你联想到你自己和方思明——名门正派的少侠和万圣阁的少主,这样的故事连在戏本里都未必会有好结局。

戏尚未散场,你背着人流悄悄离开,江南的夜晚不比金陵灯火通明,只有几点星光和小巷深处透出的几许烛光,在巷尾,你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一晃而过,方思明! 你正欲追上,却又忽然停住了脚步,你想起了之前的戏本,如果现在转身离开,江南之大,只要有心,你们可以一辈子都找不到对方,还能有一句阴差阳错为你们做最后的遮掩…如果是这样,会不会对你们都更好?

指尖开始颤抖,你无力地倚靠着墙面,石墙上湿冷的气息渗透进你的五脏六腑,刺骨的寒意让你又一次想起了那个故事,只是更清晰透彻,赵班主的嘴仿佛在你眼前一开一合,他在说,“无面无心的活了大半辈子……”
你忽然怔怔地笑了,觉得自己突然明白了她怎么就忽然开了窍,爱上了江湖上的大魔头。无面无心啊…她做不到,你不愿也不敢,谁敢许一生无面无心,总该容你一生一次动心。
你一步步走进小巷的最深处,方思明站在巷尾,静静地看着你。

(六)
“你看了那出戏?”隔着朦胧的灯火,你觉得自己似乎看不清他的表情。
“是,赵班主——”
“我知道,是我让他们演的。”他打断了你的话,走到你身前,你的背后只有一堵墙,而身前,近在咫尺的地方,是看不出喜怒的方思明。
是…方思明让他们演的?他想表达什么?还有他之前突然的杳无音信——复杂的情绪在你心上翻涌,你平生头一次用这种混合着震惊、不解、甚至还带着一点戾气的目光直视着方思明,“为什么?”你的嘴唇微微翕动,“难道你现在觉得我们不该…”

他捉住了你的手腕,身影遮住了最后一点微弱的灯光,黑暗中,他柔软却带着七分凉意的双唇覆盖上了你的,从唇齿间轻微的触碰到逐渐深入的啮咬,灵活的舌尖缓慢而细致勾勒着双唇轮廓……
“我是想让你知道可能会面对的未来。”他替你挽起耳边的碎发,温热的气息吐露在你的耳廓边,“如果你早些时候离开,我便当你和那些人也没什么不同,走便走了——但你自己选择走进巷子,那就不能退出了。”

“方思明…”你有些明白了他的意思,更多的却仍是在意外与亲吻后的茫然。
“对于在乎的、想要达成的,要不择手段。我为你破例一次,而现在选择结束了——刚才是你余生最后一次离开我的机会。”

“方思明。”你用额头贴着他的额头,泪水无意识地沿着两颊淌下,落在你们交缠的发丝间,你黑色的发丝与他的白色长发仿佛就此交融在了一起,连黑白都不那么分明了,“一世也好,一时也罢,我愿与你结缘。”



*这篇写得太艰难了,甚至有点想狠狠敲打当初想尝试写甜的我自己
*搞不来那个前文链接QAQ 大家凑合用用x
*谢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人和之前两篇的小红心小蓝手,让我终于有勇气把这篇写完(站在鸽的边缘试探

评论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