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秋风我去时

谢谢喜欢,更新随缘,但是发出来的一般不会坑掉

【方思明×你】愿结缘(二)

*写作(二)读作(三)(四)
*尝试写甜,可能有我流ooc,如有不适请及时避雷

(三)
你找到方思明的时候正是黄昏,瑰红的晚霞在天边燃烧着最后的余温,在隐隐约约反射着剔透光芒的湖面上,偶尔有几只鸟雀低飞而过。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这句突然出现在脑中的词让你有些雀跃地露出了微笑,“方思明——”
“又来做什么?”
“给你看我的新衣服啊。”你用一路上悄悄排练了无数次的口吻假装不经意般地告诉他,然而望向他的双眼里的期待却怎么也藏不住。

方思明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林清辉曾经在醉酒后说过一些往事,其中有一句话不知怎么地突然从模糊的记忆中跳出了他的脑海,变得格外清晰,“当一个姑娘连换了件新衣服都要迫不及待地去告诉他,那说明她真的非常、非常喜欢那个人。”

你注意到方思明的表情似乎逐渐柔和下来,只是看着你的眼神有些复杂,在你感到不安之前他忽然轻笑了一声,“还行。明天有事吗?”
你怔怔地摇了摇头。
“明天夜里,上次喝酒的地方见。”

(四)
等你到了约定的地方的时候,方思明已经在等你了,似乎你们见面时总是这样,你从来都没有品尝过那种在原地等着心上人出现的期待与惴惴不安,只要你到达,他一定早已经在那里了。这个认知让你感到莫名的喜悦。
你轻功跳上屋顶坐在他身边,借着月色,你细细打量着方思明,今夜的他似乎不太一样。往日耳间缀着的那对流苏不见了,他还换了一件袍子,不再罩住他的长发,相反,却遮住了他的胸膛,你暗暗感到可惜。

“感觉你今天有点不一样?”
“哦?”
“你的……”你比了个手势,“怎么不见了?”
方思明看了你半晌,忽而叹了口气,“这个时候倒不犯蠢了。”他伸出一只手,微凉的掌心覆盖住了你的双眼,你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和一阵轻微的窸窸窣窣的响动,他好像在你的腰间挂上了什么东西。
他移开了手掌,你缓缓低下头,你往日悬在腰间的玉佩上多了一枚长长的月白色流苏,晚风吹拂着流苏轻柔地抚过你的指尖,你猛地抬头望向他,有个隐隐期待的答案等着他揭晓。

他递给了你一壶梨花酿,你浅浅地喝了几口,明明意识还很清醒,可你总觉得有些飘飘然,好像下一刻就要醉倒了。
醉了的人什么都可以做,你这么想着闭上了双眼,倒向方思明,将头枕在他的胸膛上。“小蠢货。”你听见他在你耳边轻轻地说道,他的尾音微微上扬,不知怎地带上了一点儿鼻音,倒显出了几分若有似无的亲昵来。

你借着装出的醉意在他的胸膛上蹭了一下,似乎碰到了什么,你将脸颊贴上去——那是一枚流苏的形状。

方思明原本有一对流苏坠。现在,一枚挂在你腰间的玉佩上,另一枚,挂在他的胸前。
你睁开眼,此刻满天的星河仿佛都是为你们燃放的烟火。



*非常艰难地尝试着,没想到真的有人看,谢谢喜欢!
后续…如果还有人没被这篇吓跑的话大概是在周二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