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秋风我去时

谢谢喜欢,更新随缘,但是发出来的一般不会坑掉

【方思明】给方思明的一封信


*短小,文笔略渣(为什么飞鹰会有字数限制QAQ发不出去 只好放到这里啦

思明兄,见字如晤。自从那日月下一别,我们似乎已经有大半月未见了,或许是之前我们总能在一桩桩事情中遇上,倒显得这半个月格外漫长了,不知为何,我总是想着再见你一面,可上次分别时你说的话让我十分在意——我知道你是从不屑于说谎的,所以你此时此刻究竟在做什么会让我不得不做出抉择的事情?
万圣阁的计划我大约是猜不透的,然而对于我自己的心意,我多少还是能看清的,我承认我如今进退维谷——但即便站在这样的夹缝之中,我也从没有想过远离你。我只是…希望你走的是一条少一些危险和纷争的路,这也是我那天所说的“会将你拉回正途”的本意。说到底,其实我又哪里真正弄明白了这江湖中什么算是“正途”呢?身在江湖中却还想要找一条所谓“安全”的路,思明兄啊,我不是你口中的“伶俐人”,我只是个痴人罢了。
不过我终究还是没有把这些话当面告诉你,你不是一个能够被轻易改变想法的人,尤其是涉及到万圣阁,或者说是朱文圭的事。
既然今天已经说了这么多我原本并不想说的话,我就再多说一次吧。我并不是不明白你对他的感情,复杂、炽烈、甚至扭曲的爱与渴望——无论你承不承认。但我…我既无法理解,却又感同身受。
这么说吧,我连自己有没有父亲都说不清,应当是有这么一个人的,但我全无记忆了,我的过去,或许存在的“父亲”,我曾经的抱负与憧憬……我如今仅有的记忆开始在前往神龙帮的一辆被摔得四分五裂的马车上,后来我和武维扬在船上决斗,再后来我因为船被引燃而掉入海中,被香帅救起送入门派,才有了之后的种种——师门、友人、武学、目标……
说到这里,后来我在严州城回想起决斗时的一幕幕,冥冥之中总是觉得那个从楼上扔出爆符的人似乎很像你。倘若如此,归根结底倒是你让我最终走进江湖的——曾先生总爱对人说的“缘”,果真是妙不可言啊。
你看,你让我在情与义之间抉择,但我其实在更早的时候就知道江湖上的一些腥风血雨跟你是脱不开干系的,如果真想与你割袍断义,我只要在和你相交未深时把事情挑明就足够了,以你的性格,必不与我多做解释的。所以啊,你还不明白我的选择吗?毕竟,你眼中的这个愚蠢至极的正道侠士,未必如你所想的那样满腔正义。倒不是说你看走了眼,只不过…你总是特别的。
而你呢,你恐怕也同样并非如你自己所以为的那样只懂得利益,你不也帮助过二丫、绿萝那样的可怜人么?你想用什么来反驳?像之前一样说自己只是物伤其类或是偶尔一次的触动?但这触动,还有你曾经流露出的迷惘、矛盾与渴望,它们中的哪个与利益相关?你终究不全然是一把他手上的一把刀啊。
于是我从你的眼中看到了那些鲜活而复杂的色彩,它们迷了我的心智,又给了我些许希望,让我从此甘愿地成了一个痴人。
还有,你还救了我,在严州城。
虽说江湖上的救命之恩未必都要以身相许,但我喜欢你的这件事情大约还算得上有理可依吧?
终究还是说出来了,我就是这么一个藏不住窗户纸的人啊。所以,能够一直假装不了解你和万圣阁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一直到你亲口告诉我、让我做出选择,又一路表现得仿佛对你别无他念,我怕是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你了。
方思明,我想见你。

*【回信】
信已收到。话不多说,你若想见我,便来江南一晤。至于具体位置,哼……(后面的字迹模糊不清)

*回信内容来自手游系统

评论(2)

热度(35)